方川的这番话,深深地伤害了谷主的自尊心。

  从他达到半步金丹之后,就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。而

  且,这么伤人!不

  懂?

  他炼器数十年,却被这个毛头小子直接否定了?

  太过分了!

  但是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他就明白了方川说的话,不是无的放矢。也

  不是单纯的吹牛!谷

  主心头不服气,所以直接把他的宝贝鼎炉借给了方川。方

  川跟谷主来到了另一个巨大的房间,里面矗立着一个巨大的鼎炉。

  这鼎炉高足有二十米,直接足有十米,简直是一个庞然大物。

  但是,他的功能性极强,有着许多特殊设计。而

  且,其中也有阵法回路,能够吸收天地间的灵气。澎

  湃的火焰,在其中汹涌激荡。整

  个屋子的温度都比外面要高很多。

  这是一件下品宝器级鼎炉!

  虽然只是下品宝器,但是,鼎炉等特殊的法宝,其价值比同级,或者高一级都要高出许多。

  而且,极其罕见。

  比如之前方川得到的绝品宝器级的上古神武舰图纸。

  这上古神武舰一旦炼制出来,虽然是绝品宝器级,但其价值绝对是仙器。

  甚至是中品仙器级。

  所以,方川对于这个下品宝器级的鼎炉,十分的羡慕。谷

  主本来是就很不爽方川之前的话,所以,也不给他任何关于鼎炉使用的提示。要

  知道,普通人看到这个鼎炉,立即懵逼,根本不知道怎么操作。可

  是,这个本难不倒方川。

  唰唰唰——方

  川在进入这个房间,欣赏了一会儿这个鼎炉之后,他就开始动手了。

  一道道手诀,从他的手中打出,顿时,鼎炉里的火焰汹涌澎湃。

  鼎炉的一些炉门,哗啦哗啦自动的打开。一

  道道阵法的光芒,在屋子里闪烁。

  整个屋子的温度,也提高了一大截。

  “我去——”谷主先是一愣,随后露出了惊讶的表情。

  他算是明白了,这个家伙并没有骗他,也没有说大话。他

  是一个非常娴熟的,对炼器有着非常深刻理解的人。这

  不,方川一边打着手诀,一边通过神识,施展搬运术,将他的芥子项链,以及各种材料,还有那虚空石有序地打入鼎炉当中。十

  八个炉门,完全打开,材料就如同流水一样冲进去。

  这种熟练的操作,让一旁观看的谷主,有一种享受的感觉。

  尤其是方川打出手诀时,所散发出来的那种韵味。

  这是他毕生想要追求的炼器韵味啊!

  随着方川的炼器进行,谷主张大了嘴巴,越发的难以置信。

  这个人给他带来的惊讶,简直太多了!他

  背后究竟是什么人,才能够把他培养的这么优秀?

  这肯定不是九年义务教育,能够教育出来的!

  陈独秀也没有他秀啊!这

  一刻,方川之前说的,他们根本不懂炼器的话,在谷主的耳畔回转着。难

  受!

  想哭!但

  是,相比较而言,似乎,他确实不懂炼器。轰

  隆,轰隆——方

  川的炼器还在进行,鼎炉里已经开始沸腾了,剧烈的运动着。每

  一个炉门,不断的喷出火舌。

  一种特殊的韵味,从里面传递出来。空

  间的气息,弥漫在整个屋子当中,让谷主感觉到一种就要破空而去的感觉。他

  本身就是修炼空间系的修士,他的一门空间道术,以及极其深奥。所

  以,他感知更强。

  “这个家伙真的是在扩展他的芥子项链?”“

  疯了吧?”

  “空间系的法宝,没有人能够动,就连我也不能炼制啊!”

  他差点吐血了!虚

  空石是他通过某些途径得到的,可是,就算他修炼空间系道术,也不能使用。现

  在,这个人竟然在尝试扩展芥子空间!

  不是大师级的炼器师,怎么能做到这一步?他

  虽然号称炼器大师,可是他通过一些文献知道,严格意义上,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级炼器师。

  普通级之后,才是大师级,然后是宗师级,最后就是道级。

  然而,他却不知道,方川真正的炼器级别,是无上级。那

  是道级之后的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