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川眉头一皱,想不到是谁,在这个时候来找他们。神

  识一扫,他立即发现,是一个服务生带着一个东亚血统的人过来。方

  川初步判断,此人应该是一个华夏人。

  此时,朱丽叶跟克拉拉还在房间里洗漱。

  方川正好也没有事,反正去婆罗门也不着急。

  唰——

  他一挥手,房门自动被打开。“

  先生你好,十分冒犯,这里有一位客人,据说是专门来找你的!”服

  务生站在门口,有些诧异,因为方川此刻正站在房间当中。

  他不知道,谁给他开的门。

  不过,他的模样依然十分的敬畏。

  毕竟,在来之前,他可是被很多人警告过。一

  定要小心翼翼,千万不要得罪这个客人。否

  则,后果不堪设想!

  “嗯!”方

  川点了点头,随手一挥,一张百元美钞,飞到了那服务生的身前。

  他淡淡一笑:“我知道了,你下去吧!”

  “是!”

  服务生大喜,没想到会得到这么丰厚的小费。

  这可是他接近一周的工钱!他

  连忙拿了钱,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,转身离开。

  那种华夏中年男人,穿着有点入乡随俗,看起来有些拘谨。不

  过,他手腕上的百达翡丽,却表示了,他拥有不菲的身家。“

  先生,你好!”

  这个人站在门口,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。

  他说的话,自然是普通话,但是有些地方口音。“

  大家都是华夏人,有什么事情,你进来说吧!”方

  川淡淡一笑,然后一挥手:“喝什么,茶还是咖啡?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

  这男子连忙摆了摆手,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,关上门。他

  走到方川的身前,一下跪在了方川的身前。“

  先生,看在大家都是华夏人的份上,求求你,救救我的女儿!”他

  说着,竟然要对方川磕头。

  “嗯?”

  方川大吃一惊,连忙一挥手,打出一股真气,阻止了此人。随

  后,他忙伸出手,把这人扶了起来。他

  看得出来,这人的身份地位还是有的。并

  不是一个,经常给人磕头下跪的人。

  而且,华夏人跪天跪地跪父母,跪其他人,大多都是一种耻辱。

  所以,他这一跪,说明了此人遇到的情况很糟糕。

  “你先坐着吧。”

  方川摇了摇头,然后也坐在了这个人的对面。他

  顿了一下,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男人。

  这男人,大约四十七八,戴着眼镜。

  看起来,就是一个普通的华裔。他

  身上有着一股商贾气息,看来是在这里经商。方

  川笑了笑:“你在这里做什么生意?”“

  我是做国际电子商务。”这

  男人连忙回答:“主要是做华夏与印国进出口。”他

  又道:“我叫何启阳,我女儿叫何微微。”

  “嗯,你慢慢说!”方川点了点头。

  “本来,我常年在印国做生意,但是我的家人还是在国内。”“

  这一次,微微来印国玩,我就打算让她接触一下我的生意。”“

  所以,她渐渐地也对这里熟悉起来,慢慢地,她就有了自己的圈子。”

  “我本来也不打算管这么多,只是给了她几个保镖!”

  何启阳说着说着,眼泪就流了下来。“

  早知道会这样,我一定不会让她留在这里的。”

  他顿了一下,看着方川:“我知道印国乱,但是那也是概率问题。”“

  可没想到,这事情竟然发生到了我的身上。”他

  吞了一口口水,又说道:“她在一次去跟人聚会的时候,惹上了市的一个黑帮!”

  “当天她就被这些人给带走了,还让人给我带话,要我给一亿美元!”

  何启阳的手都在发抖:“先生,我只是一个小商人,几百上千万还能凑出来,一个亿,我是怎么也拿不出来的!”

  “不过,幸好,我在这里还有一些朋友,就找上了那个黑帮老大!”“

  我们本来已经谈好了,我出一千万美元,将我女儿赎回来!”“

  我以为万事大吉了,已经在安排着,要把我女儿送回国内!”

  “可没想到,就在昨天,他们反悔了!”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